“没赚9亿,是亏了8亿”!上市公【gong】司突然“改「gai」口”,监管出手!还曾被曝近〖jin〗15亿买的资产‘chan’5万卖了...

“没赚9亿,是亏了8亿”!上市公司突然“改口”,监管出手!还曾被曝近15亿买的资产5万卖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5-11 16:03:12

每经编辑 程鹏    

年报难产,业绩变脸......

曾在去年六氟磷酸锂大涨中被500家投资机构踏破门槛、俨然是未来希望之星的延安必康(002411.SZ),如今却再次变回了那个屡探监管底线的失信企业。

5月9日晚间,延安必康公告,公司收到了今年第二封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陕西证监会对延安必康董事长兼董秘韩文雄、总经理邵新军、财务总监方曦出具两份警示函, 事由分别针对此前公司4月底方才披露的业绩大幅变脸,以及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审计年报这两件事。

今年以来,短短的5个月中,延安必康累计已经两次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2份关注函,1份监管函和1份交易所公开谴责。

此外,延安必康还修正了此前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

延安必康4月29日晚公告称无法发布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按照现有规定,4月30日是年报披露的最后法定期限。不能按期披露年报,对上市公司几乎是生死存亡的考验。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已经三次延迟年报披露时间。

过去两年,延安必康多次被监管部门开出罚单,涉及蹭热点、信披违规、涉嫌忽悠式分拆上市等不同问题。

目前该公司已被停盘。

难产的年报:

盈利超9亿变亏损超7亿

4月29日晚,延安必康公告称, 因在重大事项上与年报审计机构未能达成一致,导致公司在定期报告编制中遇到困难,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及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 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限届满后次一交易日起被实施停牌。

延安必康表示,若公司在股票停牌两个月内仍无法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正式承认年报“难产”之前,延安必康已多次延迟披露时间,延期原因都与疫情有关。按原计划,其2021年年报披露时间为3月31日。但在3月26日、4月26日,该公司两次以受部分地区疫情防控影响,年报审计进度可能滞后为由,将披露时间延期到4月27日、30日。

按照现有规定,4月30日是年报披露的最后时限,难以再用 “疫情”做挡箭牌,延安必康再次改口,将不能按期披露2021年年报的原因,推到了审计机构身上:因重大事项未能与年报审计机构达成一致,导致年报编制遇到困难。

而今年一季报未能按期披露的原因,该公司则称,由于披露时间不能早于上年年报,在2021年年报尚未公布的情况下,今年一季报也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除此之外,延安必康还修正了此前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由预计盈利9.5亿元-10亿元,改为预计亏损7.5亿元-8.8亿元, 前后业绩差距达到17亿元以上, 变化之大令人咋舌。

对于如此大幅修正业绩的原因,延安必康给出的“理由”:

“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产品为六氟磷酸锂……锂电池产业链相关的原材料价格较以前年度均有大幅度的上涨,尤其 六氟磷酸锂的价格从2020年8月份最低价7万元/吨到2021年10月27日最低价 51.5 万元/吨,涨幅达到 635.71%。 以上市场因素使得九九久利润较上年同期上升,对公司收入提升有较大的贡献度。

而在标榜子公司今年业务大幅提升之后,延安必康却话锋急转,表示:“基于谨慎性原则, 公司对应收账款根据预计可回收金额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对于资产减值测试方面,公司对各资产组计提减值。 对公司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不过,站在锂电风口上的延安必康 为何却要“出于谨慎性原则”计提坏账和资产减值,数额还高达数十亿元?

纵观整个2021年,延安必康都被认为是锂电行业的“新势力”。

2021年10月,延安必康披露三季报称,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55.9亿元,同比增长8.8%;归母净利润6.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672.6%。

对于前三季度业绩大增的原因,延安必康称,主要系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九久”)新能源产品受市场需求的影响,产能释放,市场价格上涨,致使利润比去年同期上升;新材料板块受产能释放等原因,利润也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21年7月以来,公司合计披露了9份投资者关系记录,接待了100家基金公司,67家券商,总计500余家机构先后到访调研。随着市场的热炒,公司二级市场市值一度接近300亿元人民币。

原本一路向好的半年报、三季报,突然急转直下、由盈转亏,股民直呼受不了,称“一来一去19亿没了,天雷滚滚。”“这得是多大的雷,吓得会计师事务所都不敢出审计报告。”

大股东套现

子公司曾拟“二次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宣布停牌的同一天, 延安必康的十大股东之一周新基宣布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153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

而在4月29日,延安必康涨停,报6.55元,市值100.36亿元。

周新基不仅是延安必康大股东,还是九九久的董事长、法人。

九九久上一次引发关注是在2020年,延安必康曾欲将其分拆至创业板上市,然而九九久曾是延安必康的“壳”。

2010年5月,九九久首发上市,募集资金总额5.62亿元。2015年12月,九九久披露《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配套募集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向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构成重组上市,公司改名为延安必康。

彼时消息一出,延安必康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要求公司说明是否涉嫌“重复上市”和“蹭热点”。

次日,延安必康表示,将暂缓分拆子公司上市的申报工作,延安必康子公司分拆上市计划遭遇了“一日游”。

在抛出离奇的分拆上市计划之前,延安必康还蹭过两大热点: 口罩和抗疫药物。

2020年2月,延安必康在宣布投入建成口罩生产线后,股票曾连续两日涨停,借此打造自己“疫情防控概念股”的身份。然而一个月后,延安必康就收到陕西证监局警示函的公告。

监管部门发现,延安必康未披露尚不存在口罩生产业务、尚未取得相关生产资质等可能对股价产生重大影响的重要信息,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的情形。

2020年3月10日,陕西监管局网站公布了对延安必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并就“信披违规问题”,向延安必康董事长谷晓嘉、总经理香兴福和董秘苏熳出具了警示函。根据深交所官网信息,这些公司的处分结果还将被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向社会公开。

多次爆雷的延安必康,2020年净亏损10.71亿元,年内公司股价跌幅达67%。

蹊跷的资产转让:

近15亿买进的资产5万卖出

长期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输血、违规担保,延安必康多次被监管处罚,并可能为此遭受重大资产、资金损失。

据第一财经,根据2020年9月8日披露, 延安必康作价14.8亿元,现金收购了实际控制人名下的北盟物流。今年1月,该公司又作价5万元,将北盟物流股权转让给新沂驰恒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驰恒物流”)。

早在延安必康收购之前,北盟物流就已深陷困境。可查信息显示,从2020年8月下旬开始,北盟物流及其实际控制人李宗松,就因买卖合同纠纷,被法院14次下发限制消费令。

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北盟物流净资产11.8亿元,2019年、2020年上半年,北盟物流营收只有236万元、172万元,净利润亏损1.49亿元、8063万元。

延安必康转让北盟物流股权, 是为了解决对实控人极其关联方提供的违规担保。而这些担保本来由北盟物流提供,并且在延安必康收购前就已形成,即上述为新沂必康提供的27亿余元担保。

根据延安必康今年1月28日披露,2020年4月23日,该公司为新沂必康8亿元债务提供担保,债权人为鼎源投资 。

同年6月18日,延安必康又为新沂必康、李宗松12.6亿元、7.05亿元债务担保,债权人均为华融证券。同年7月,新沂必康在厦门国际银行借款3040万元,该公司再次提供担保。

实际上,上述对新沂必康、李宗松等提供的担保,初始担保方正是北盟物流。担保发生时,北盟物流尚未被延安必康收购。2020年9月,北盟物流成为其子公司后,担保也转入上市公司。

而对于转让北盟物流的过程、定价依据、受让方等关键信息,延安必康至今仍未披露。 但在一买一卖之间,上市公司就白白损失近14.8亿元巨额资金。

根据第三方信息,驰恒物流成立于2022年1月17日,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股东为曹艳青、刘天平两名自然人,曹艳青持股比例为90%。两人的具体身份,以及与延安必康实际控人之间的关系,尚待进一步披露。

编辑| 程鹏 杜恒峰 杜波

校对|何小桃

封面图来源:视觉中国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第一财经、红星资本局、第一财经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