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的「氪金」游戏

  内地粉丝为见偶像一面甚至将机场围堵得水泄不通。

  今年姜涛的生日集资活动,分为香港应援和全球应援两部分,粉丝为了获得完整额周边,必须在两场应援中每人各出资500港元以上。而这样的集资活动自其出道至今时有发生。

  追星本无可厚非,但由此催生的病态消费往往让人大跌眼镜。从香港,到内地、韩国、日本,都将追星和消费捆绑在一起。「我会买偶像代言的(产品),很多时候是喜欢他的正能量、高颜值,欣赏其努力和付出。」身为一名粉丝,汤小姐告诉大公报记者,她在购买偶像代言产品时,依然是出于自身需要出发。其间,承载的是一份感情的寄托。

  为了一份喜欢的情感,粉丝渴望与偶像建立某种联系,积极维护他们的名声,为他们代言的产品「打榜」,如是就觉得是拉近了自己与「偶像」之间的距离。然而当这种由明星催生出的商品效应,越过了某个界限,或是被有心资本集团利用,就会成为一种甚是可怕的行径。

  新华社曾有一篇报道,以偶像养成类节目《创造营2021》为例,当中一名训练生的粉丝只用6小时就集资了368万元;内地选秀节目《青春有你》中,粉丝为了给「偶像」投票助力,造成大量的乳制品浪费。

  粉丝之狂热由此可见一斑。「打投、集资以及购买代言产品,都属于明星的成绩榜,也常常被视作我们身为『粉籍』的证明和入会门槛,想要加入其后援会需要投入更多。」曾多次为「偶像」打榜的唐小姐道:「为的都是喜欢的明星可以不落人后。」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