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疾驰27公里送菜的外卖员:看到顾客被网暴 我难过得睡不着觉

4月3日,住在上海市虹口区的市民想给住在青浦区的听「ting」障父亲送菜,疫情封控期间,一直没“mei”等到有人接单。她试着联系了前一天为她送菜的小哥王棋,对方一口答应。封控期间,阻碍重重,历时7小时后,王棋的这一单终于完成了。

以下是他的讲述。

讲述人:王棋(化名) 31岁 电商配送员

我这两天压力很大,说实“shi”话都没【mei】怎么睡。因为那位顾客一直在网络上被骂。我一般早上6点多就出门了,晚上基本上七八点回来。但这两天不行,我这两天看到那些舆论,晚上睡不着觉。现在十点半了,今天我还没去上班。心里难受啊,我又担心她给她老爸送了很多菜自己没菜吃,我准备等会买点菜给她送去。

其实这事我根本不是为了钱才接单的。她联系我是因为前一天我给她家送过菜。4月3日晚上,她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个忙给她送点饭菜给她爸爸。

这个顾客住在虹口,她爸爸住青浦,老人没有菜,又是听障人士。顾客之前每《mei》周都会给她爸爸送菜,现在一时没「mei」法送。

我看她很孝顺,现在这个时候,大〖da〗家非常不容易。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声音带着哭腔,非常着急,我立马就心软了,答应帮她送。

我在现在的平台干的是 *** 配送员,相对时间自由一点。她下午五六点打给我,我说给你跑一趟没事,你不要太着急,然后就立马关闭了平「ping」台的接单系统。我开着电瓶车去她的小区拿了包【bao】裹,里面有速冻水饺,这东西不能离开冰箱太久,我就想着赶紧送。

从她家拿到东西出 chu[发的时候,差不多七点了。我看了地图,从虹口到青浦,27公里跨了好几个区,这趟肯定不轻松,但我最开始估计也就一两个小时吧。

没想到路上遇到的情况太多了。我们之前一般就《jiu》在一个站点周边两三公 gong[里配送,很少跨区“qu”。现在特殊时期,每次跨区都有交警拦下,做例行检查,包括看核酸报告和通行证这些。

从4月1日浦西封控开始,公司就『jiu』安排我们住到酒店了,并且办理了通行证,每天做核酸,这样可以保证我们还能在岗配送。

出发骑了有四五十分钟之后,我的电瓶车没电了,到处找电柜换电瓶。因为疫情,电柜也关了不少。耽误好一会,终于找到,换上之后我再次出发「fa」。

到最后距离终点还有2公里的时候,我发现前面的路被封了。那时候我看了一“yi”下时间,大概晚上10点37分。那附近刚好是一条河,如果走高架是可{ke}以过去的,但是我电瓶车没法上高架。电瓶车肯定是过不去了,但是已经送到这了,肯定要送【song】到目的地为止的。我就直接步行走了最后这2公里。

在路上又碰到交警查问,我给顾客打了视频,说明了情况,交“jiao”警也通融了让我继续走。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11点,小区的保安联系不上她爸爸,我又给顾客打电《dian》话,说明情况之后,小区安排志愿者来接收。

我在小区门口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终于成功把这一单送到了。我还给小区保安留了电话,让他最终送到「dao」老人手上之后,给我打个电话,确保一定送到嘛。

回去的路上,这个顾客 ke[一直联系我,等我到家报平安,但我手机后来没电了。我原路返回,拿 na[到电瓶车骑回酒店,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折腾《teng》到四五点才睡觉。但这一单总算送到,也算圆满。

我之前也是没想到一路这么坎坷。中间遇到各种困难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赶紧解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觉得她这么善良,还是这么孝顺的女儿,再‘zai’难我也给她送过去。

第二天,她有联系(xi)我,也非常感谢我。但其实昨天一整天我都睡不着『zhuo』,网上舆论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就是为了那200元钱的事情,我本来就没有要她的钱,根本不是【shi】钱的事,而且她后来还给我充了话费。网上居然有人指责这个顾客,说给少了。

我不怎么会玩微博,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又怕一解释给她带来更多麻烦。我就安慰了几{ji}句这个顾客。我初衷就不是为了钱,现在这个时候,老人家能有口吃的太不容易了,她其实就是私下找我帮个忙,我怎么会收钱呢。

我来《lai》自安徽安庆,三年前来的上海,一直从事外卖这一行,第一年主要是送桶装水,第二年在盒马,其实到现在的平台刚刚工“gong”作一个月左右。在上海,只要人勤快点,都能挣点钱,就是房租有点贵。

如果是全职配送,平时一般是12个小时在外面跑,我现在是 *** ,相对自由一点,所以我能接手她‘ta’这个事情,因为我可以自己决「jue」定不接单了。

以前大家都是接一单送一单,现在基本上10单一起送,最忙的时候一天接了200多单。东西也都是比较重的米、面、油、菜这些,反正电瓶车上能挂的地方都挂上,尽量一次多送一点。我每天想的就是,让人家手里能有口吃的,毕竟我们还能出来送。

疫情开始之后,我们每天“tian”下班之后都要做核酸,最开始是公司在站点附近安排检测,后来医疗资源紧张就得到医院去做。我昨天就是去医院做的核酸。然后就是自我防护了,我也挺注意的,基本上都戴两三层口罩。

浦西封控之后,我《wo》们公司就安排大家住在酒店了。公司每天供应速食自热饭、面包「bao」之类的,酒店没法做饭嘛{ma},能有饭吃已经很不错了。我老婆也在〖zai〗我现在工作的平台,她是做分拣员,因为{wei}我们不在同一个站点,也不住同一『yi』个酒店。我俩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面了。

我们的女儿9岁了,在老家,我跟她每天都打一个视频。丫头挺懂事的,有时候会像个大人一样叫我注意防护。看见孩子特别《bie》懂事,我心里也很高兴。我也好久没(mei)见她了,希望疫情赶紧结束吧{ba}。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