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承德热点 > 文章内容

usdt充值(www.caibao.it):岭北之战后,明朝军马极端缺乏,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

日期:2021-03-09 浏览:

USDT官网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岭北之战后,明朝军马极端缺乏,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

明太祖朱元璋在一次与麾下诸将的谈天中,曾这样问麾下的上将们:

“天下奇男子谁也?”

朱元璋麾下上将们一起回答道:

“常遇春将不过万人,横行无敌,真奇男子。”

朱元璋笑着说:

“遇春虽人杰,吾得而臣之。吾不能臣王保保,其人奇男子也。”

受到朱元璋云云高评价的王保保是何许人也?他即是在岭北之战中,率领北元残军击败徐达雄师,迫使明朝对北元的战略方针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

王保保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元末名将扩廓帖木儿,王保保是他的汉名,那时在汉地历久栖身的一些蒙古人、色目人受汉文化的影响比较深,都有自己的汉姓名,以是扩廓帖木儿又叫王保保就不起管了。扩廓帖木儿的父亲赛因赤答忽是元朝的翰林学士,他的母亲是元朝末年名将察罕帖木儿的姐姐,以是元朝末年所流传说“王保保是河南沈丘汉人”是不可信的。扩廓帖木儿自小被被寄养在娘舅察罕帖木儿家,并过继给娘舅察罕帖木儿作养子,所有厥后在察罕帖木儿被降将暗算后,扩廓帖木儿顺理成章接过察罕帖木儿的将旗,成为察罕帖木儿军的统帅。因扩廓帖木儿镇压元末农民起义军多有战功,而且是元末实力强劲的地方军阀,以是扩廓帖木儿曾被元朝廷册封为河南王、中书左丞相。

在明军攻占元多数前,也就是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八月之前,徐达率领的明朝主力雄师与扩廓帖木儿率领的元军间的正面冲突是不多的。在明军攻克元多数后,大明王朝为了统一天下,最先派兵扫荡元朝残余势力,其中就包罗盘踞在山西太原一带的扩廓帖木儿。下面我们通过时间轴的方式,快速领会一下扩廓帖木儿与明军的几回大规模的交手:

明洪武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徐达率军夜袭扩廓帖木儿军营,元军大北,扩廓帖木儿仅率十八骑狼狈逃走,明军随即攻克太原,平定山西。

明洪武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徐达派遣上将薛显率精兵前往西安州(今宁夏海原县西安镇)袭击扩廓帖木儿军,扩廓帖木儿战败仓皇逃走。

洪武二年八月二十一日, 徐达率领明军攻克庆阳城(今甘肃庆阳市庆城县),扩廓帖木儿贪图团结庆阳城张思道、张良臣兄弟团结抗明的贪图落空,于是率领军队仓皇而逃。

明洪武三年三月二十九日, 徐达率领明军西路军到达定西,与扩廓帖木儿率领的十万雄师对阵厮杀,效果扩廓帖木儿军大北,扩廓帖木儿带着妻儿和数名随从仓皇逃走。

明军惨败的岭北之战‍

在这里,我们首先明确一个历史名词“北元”。自从明军攻陷元多数(今北京)后,元朝蒙古势力退出对中原区域的统治,最先了对明朝北方界限历久的袭扰,因此我们将元朝廷北迁后形成的蒙古游牧政权称之为“北元”,说得更容易明白一点就是:退往漠北的元朝残余势力。广义的北元时间区间为公元1368年至公元1635年,后文中的“元朝”、“北元”、“元朝残余势力”说的是一个意思。

明朝洪武三年对元朝残余势力的征伐,给了元朝新天子爱猷识理达腊(元顺帝宗子)和元朝柱国上将扩廓帖木儿繁重的袭击,今后爱猷识理达腊和扩廓帖木儿在和林齐集,君臣摒弃前嫌,重归和洽,最先一致匹敌明朝,并一再派兵袭扰明朝北边疆土。明朝军队在与扩廓帖木儿率领的元军多年的较量中,逐渐领教到了扩廓帖木儿的军事才气,将扩廓帖木儿视为明朝的心腹大患,一直以为只有彻底清剿扩廓帖木儿,方能使明朝北方边疆永远宁。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身为明朝武将之首、开国元勋的徐达,曾对明太祖朱元璋说:

“今天下大定,庶民已安,北虏归附者相继,惟王保保出没疆域,今复遁居和林。臣愿鼓率将士,以剿绝之。”

最后明太祖朱元璋听从了徐达的意见,决议发兵十五万,一举平定元朝漠北残余势力。洪武五年(1372年)正月,明太祖朱元璋派遣三路雄师分道伐元,其中:魏国公徐达为征虏上将军,率领明军的主力军队作为此次北伐的中路军,从雁门关出发,兵锋直指北元的政治中央和林,战略义务是引诱北元主力前来决战,以便全歼北元军队;曹国公李文忠为左副将军,率领明军的东路军作为“奇兵”从居庸关出发,途经应昌府奔袭和林,另外的义务即是包抄和中路主力雄师决战的北元军队后方;宋国公冯胜为征西将军,率领明军的西路军作为“疑兵”进入甘肃,之后由亦集乃(额济纳旗)越过大漠与中路军和东路军在和林会师。明军此次北伐的重点和要害是徐达率领的中路军,是决议本次战争能否取胜的要害。

作为和徐达多次交手,而且屡战屡败的选手,扩廓帖木儿汲取了之前与徐达作战失利的教训,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战略。而此次徐达选择的先锋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蓝玉,这也从侧面促成了扩廓帖木儿的战略。在扩廓帖木儿有的深入战略的实行下,徐达中路军在取得一些胜利后,以最快的速率先于东、西两路军到达和林,正好进入扩廓帖木儿设计好的口袋。中计的徐达雄师在各路北元军队的围攻陷损失惨重,战死万余人(另一种说法是数万人),幸亏扩廓帖木儿畏惧徐达,未敢追击徐达败军,使得徐达率领残军得以撤回。

明军中路军主力的战败,这也直接导致了东路军的失败。只管东路军在土剌河击败了北元重臣哈剌章等人的军队,但由于中路军主力军队已经溃败退却,使得东路军最后被北元各路雄师笼罩,最后身经百战的李文忠委曲用计撤出重围,但因在退却中迷了路, 导致许多将士死于饥饿和口渴。虽然西路军在甘肃获得了大胜,但因中路军的溃败,最终因无法实现会师和林的战略目的,最终照样率军撤回。因这次明军北伐的主遭遇战发生在北元的政治中央和林,以是此次战争在历史上被称为为“岭北之战”。

明军在和林的惨败,使得其本就稀缺的骑兵损失殆尽,短时间内彻底失去了主动攻击北元残军的能力。北元军队虽然在岭北之战中给予了明军重创,但那时的北元已是日薄西山,虽然对明朝展开了一系列的主动出击,也仅是小打小闹,就算扩廓帖木儿如天神下凡,也无法复生,难以对明朝再次发动大规模战争,因此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明朝和北元再无大规模的征战。

岭北之战前,明朝的军马就异常紧缺‍

在冷兵器主导输赢的古代战场,战马不仅是赴汤蹈火的高端装备,照样千里奔袭的交通工具。因此,精锐骑兵军队成为直接关系战争输赢的主要缘故原由,因而备受各方枭雄霸主的关注。明太祖朱元璋兴起于南方的金陵(今南京),在其逐鹿中原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战马的重要性,曾警告中书省大臣:

“自古有天下国家者,莫不以马政为重。故问国君之当者,必数马以对……”

但由于朱元璋那时所控制区域均为长江下游的农耕区,牧地异常狭窄,再加上又无专业牧民放养,使得朱元璋阵营自给自足的军马数目远远不足以供应军队使用。随着战事的不断扩大,明军的兵锋最先指向北方,自然毫无悬念地碰到了装备精良的元朝骑兵,这就使得朱元璋对战马的渴求加倍迫切。时代,虽然朱元璋派人花重金在各处买马,但买到的数目依然异常有限。反观北元,由于元朝曾经的十四处牧地大多数仍然有效地控制在北元手中,以是北元战马后备足够,在多次失败后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军事实力。战马后备足够,这也是扩廓帖木儿屡战屡败但又能迅速恢复的缘故原由。

岭北之战中,明朝军马损失殆尽‍

在岭北之战中,明军的军力是15万精锐骑兵,而算上用于后勤运输、粮草保障的马匹就得翻倍,因此,那时出征所用的马匹至少在30万匹以上,熄灯规模之大,在朱元璋洪武朝时代是空前绝后。久经沙场,而且异常熟悉徐达用兵之道的扩廓帖木儿行使明军胜兵易骄的心理,采用了诱敌深入的计谋,最终只是中路军和东路军大北,只有作为“疑兵”的偏师西路军因没有遇到强敌而取得小胜。总的来说,此次明军北伐所支出的价值是极其惨重的。

据《草木子余录》纪录:

“分三路出讨漠北,大北,死者前后约四十万” 。

相对于明军士兵的伤亡,战马的损失应该是加倍惨重的,很长时间都没有缓过来。凭据《明史》纪录,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天下清点戎马数,官兵合计一百二十多万人,马仅四万五千多匹,可见岭北之战后,明朝的军马有何等紧缺。

明朝军马极端缺乏,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

岭北之战后,明朝军马极端缺乏,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洪武八年(公元1375)八月,扩廓帖木儿去世,洪武十一年(1378年)四月,爱猷识理达腊去世,在这千载一时的时机时代,明朝似乎也无力乘机大肆北伐,缘故原由照样没有战马。不仅云云,在岭北之战以后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明军也未曾大规模北伐过北元。这种情形一直连续到洪武二十年,今后明军经由多年的养精蓄锐,于洪武二十年(1387年)肃清了元朝在辽东的势力,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在捕鱼儿海彻底击溃了北元贵族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