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承德热点 > 文章内容

usdt充值(www.caibao.it):瞭望 | 国会山陷落,一场更大地震的前震?

日期:2021-01-24 浏览: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瞭望 | 国会山陷落,一场更大地震的前震?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如果说“后美国时代”有一个确切的起始日期,那它很可能就是2021年1月6日。

支持特朗普的“勤王军”攻陷国会山,议员们纷纷避逃,5人殒命,数十人受伤……发生在美国政治最高殿堂的一幕幕血腥排场、被称为美国版的“颜色革命”,动摇了美式民主的基本。

自内战竣事后和平交接权力的传统首次遭到损坏,成为美国政治史上的一大污点。未来几十年,美国的硬实力或许依然壮大,但在1月6日之后,它的软实力被大大削弱。美国媒体谈论:国会山的至暗时刻,“像‘9·11’事宜一样成了历史的分水岭”。

骚乱事后,美国的政治风暴仍在连续。

多名官员以告退切割他们同特朗普的关系,包罗交通部长赵小兰、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美国北爱尔兰事务特使米克·马尔瓦尼、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马修·波廷杰、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办公室主任斯蒂芬妮·格里沙姆、河山安全部署理部长查德·沃尔夫等。有人在递交辞呈时明言,特朗普的言论怂恿了骚乱,是促使其告退的转折点。

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首脑舒默、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多名民主党人,以及一些国会共和党人和美国法律界人士展开了“围剿”,纷纷呼吁副总统彭斯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立刻撤职特朗普。据美媒统计,现在呼吁撤职特朗普的国会议员已达200多名。

万豪整体、谷歌、亚马逊、爱彼迎、福特汽车、通用电气、美国航空、可口可乐、美国电话电报、康卡斯特、美国运通银行、高盛整体、万事达卡、思科系统、百思买等众多行业巨头,有的宣布暂停向部门共和党议员提供政治捐钱,有的明确表示支持撤职特朗普。

1月6日,美国天下制造商协会呼吁彭斯思量动用相关宪法修正案排除特朗普的职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为,这一代表50个州的制造商、政治立场倾向于共和党的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整体的声明,“给美国商界与特朗普的决裂划上了惊叹号”。这一声明之所以令人震惊,是由于该整体曾公然支持特朗普,拥护他推出的减税政策。

社交媒体推特,则以“存在进一步怂恿暴力行为的风险”为由,永远封禁了特朗普的账号,并最先查封与其关联的数万个账号。脸书及其照片分享网站Instagram、视频网站优兔等,也宣布关闭特朗普的账号或限制其公布声明“至少到其任期竣事为止或无限期”。

1月13日,国会众议院表决通过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指控他“怂恿叛乱”。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两度遭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美国剖析人士以为,民主党此时提议弹劾,一方面是为了“立标杆”,防止怂恿暴力的情形再次出现;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弹劾乐成,倘若云云,参议院就可以按美国宪法规定克制特朗普4年后再度竞选总统,这将对未来的两党选战发生实质性影响。

面临这些,特朗普揭晓了视频讲话:“新政府将于1月20日就职。我现在的重点转向确保平稳、有序和无缝的权力过渡。现在呼吁治愈创伤,实现息争。”美媒以为,这代表他认可败选。

不外,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政治和社会的深层次问题获得了解决。国会山受打击的惊悚画面及其背后的“特朗普主义”,不仅仅是党争激化和社会撕裂的显示,更给美国留下了诸多迷思。

一场更大地震的前震?

1月6日,政党、社会、民众对立情绪的“火药桶”集中发作,美国现代史上权力移交第一次在华盛顿的权力走廊内演变成一场实体匹敌。其影响仍在发酵,首先是定于1月20日举行的美国当选总统就职典礼的安全问题引发了担忧,首都华盛顿特区已进入紧急状态。

《纽约时报》网站报道,上周末,一些社交媒体的加密群最先撒播一些传单,招呼人们1月17日中午“在国会山和所有州首府举行武装游行”。传单要求参与者“自行武装,前往现场”。现已有16个整体——其中部门为武装整体,且多数为强硬的特朗普支持者——挂号将在华盛顿举行抗议流动。

美国联邦观察局忠告说,从1月16日至就职典礼前,美国所有50个州的首府和华盛顿特区都有可能发生武装抗议流动,组织并推动这些流动的是极右翼整体,美国国会和各州州议会可能是主要目的。

通过观察国会山1月6日遭遇的攻击,五角大楼最先关注恐怖分子可能在接下来的数天内制造更多威胁。美国陆军部长瑞安·麦卡锡对国会议员贾森·克罗说,1月6日暴乱发生后,至少有25起海内恐怖主义案件初现眉目。

“信赖特朗普的美国人真的不在少数,他们拒绝接受现实,与这些人杀青妥协险些不可能。”谈及国会山陷落事宜给美国极右翼带来了怎样的鼓舞,法兰克福大学美国问题专家西蒙·文特接受采访时说,“极右翼将受到伟大鼓舞。”

美国撕裂是一个总统的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的文章以为,许多美国人对所发生的一切感应震惊和厌恶,由于他们看到有人试图窃取他们的民主制度,将之撕碎。

日本《朝日新闻》在题为《民主主义的彻底衰落》的社论中则以为,不能把美国的撕裂简朴地归咎于一个总统,是经济差距拉大和无法让民众团结,滋生了导致惨剧的环境。

美国的危急已经酝酿了数十年,要注释危急发作的缘故原由,一个焦点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演变,共和党从20世纪60年代末就最先行使这种状态。

南半球焦点论坛高级剖析员沃尔登·贝洛指出,通过所谓的“南方战略”和种族主义政治,共和党使自身成为因非白种美国人的人口和文化扩张而感受受到威胁的种族多数群体的代表。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指出,1960年到1980年,美国收入分配中处于底端的50%的人占有国民收入的约莫20%;2010年到2015年,这一份额差不多减少了一半,降至仅仅12%。而顶端的1%的人的份额则相反,从不到11%升至跨越20%。

沃尔登·贝洛以为,“特朗普嗅到了牢牢依赖华尔街的民主党领导层忽视的机遇,他把反全球化作为2016年竞选纲要的焦点,而且,通过将反全球化与反移民、反黑人诉求联系在一起,他攻克了白人工人阶级。”

《俄罗斯报》网站的文章以为,1月6日这场危急的起点,就是2016年共和党人特朗普赢得大选。

到底由谁来规范社会交流行为?

从一名电视真人秀明星随意的思索,到一位美国总统的武器,@realDonaldTrump这一推特账号于1月8日殒命,享年不足12岁。纽约一名房地产富翁创建了这个账号,并行使它辅助自己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

在特朗普最先思量竞选总统后,推特成了他奚落否决者、塑造民族主义和“美国优先”哲学的工具。特朗普攻击参议院共和党人、参议院民主党人、2016年的政治对手、现政府事情人员、前政府事情人员、共和党和有线电视台。

已往的四年里,很少有政界人士像他一样意识到社交媒体的威力。他一再使用社交媒体削弱对手、影响选举并“塑造”现实。

据路透社统计,特朗普自出任总统以来,其个人账户发推文约莫2.6万条,平均天天18条,有时一天跨越100条。

他在推文里宣布政策,排除官员职务,埋怨媒体,贬低他眼里的敌人,赞美自己的支持者。

这个账号还被指一再散布具有误导性和虚伪的言论。在公布5.7万多条推文后,这个账号被克制,由于忧郁特朗普行使该账号“进一步怂恿暴力”。

已往数年来,特朗普与社交媒体的关系,就是一段相互推波助澜的历史。

社交媒体尤其是推特被特朗普视为最有影响力的发声渠道、最大政治资产之一。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的文章指出,1月6日事宜的政治意义在于,社交媒体必须反思其与政治的交集。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的文章指出,多年来,这些新兴手艺巨头因不愿审查违法内容或不克制谣言流传而受到指斥,但它们一直以言论自由为由拒绝矫正。

“可问题是,从什么时候最先由私人机构卖力规范社会交流行为了?这显然是政府的职责。但在现代社会,却是由私人企业在治理这个问题。”美国西北大学教授巴勃罗·博克斯科夫斯基提出了质疑。

这种质疑最近已成为各国广泛流传的声音。

共和党真的输了吗?

特朗普的政治生涯始于其对共和党建制派的攻击,而且获得了乐成。

四年来,意识到特朗普从数千万选民那里获得了忠诚,不少共和党人牢牢追随他。他们以为,只要能赢得选举,执掌政权,就可以忽视特朗普的其他弱点。

在骚乱事宜后国会重新认定选举效果的过程中,仍有近140名共和党众议员和8名共和党参议员继续支持特朗普挑战总统选举效果。带头支持挑战选举效果的共和党参议员霍利和克鲁兹,均被以为意在争取“特朗普选民”,以追逐自己的“白宫梦”。

一些共和党人从一最先就拒绝支持特朗普。一些人由于否决特朗普而被赶下台,许多人自己离开了: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已有跨越50名共和党议员退出。取而代之的是更年轻、更“特朗普式”的党员,他们成了共和党的未来。

特朗普离任后,共和党可能比他上任前加倍盘据。

美国《时代》周刊的文章指出,只管特朗普败选了,然则他在2020年获得的选票比2016年多了数百万张,而且激发了共和党人空前的投票率。共和党在众议院增加了席位,而且改善了与拉美裔选民的关系。

文章说,“美国面临的真正威胁可能不是眼下这个共和党无法赢得选举,而是其能够赢得选举。”

新近民调显示,近40%的美国选民,不信赖2020年总统选举效果。45%的共和党选民支持攻占国会,多数共和党选民甚至以为拜登应为这一事宜卖力。

美国的未来另有若干未知?

关于美国的未来,有些是可以确定的。

新一任总统要修复民众之间的伟大裂痕、消除美国政治貌寝的一面,将是极为艰难的事情。美国将不得不最先国家重修,这一次将是在海内,而不是在北非或西亚。

时至今日,美国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上依旧盘据,就连戴不戴口罩的问题也还存在争论,而在复工复产、疫苗分发和接种等问题上,各州之间、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仍龃龉不停。

不确定的是,政治杂乱还要连续多久。与之相关的问题包罗:

华盛顿的政治精英在“玄色”与“白色”美国之间、“红色”与“蓝色”美国之间划出的分割线太深了。在现在的条件下,拜登能否像自己答应的那样,成为“全体美国人的首脑”?

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大批选民对曾经受到推许的通过投票继续权力的方式给予了沉重打击。未来的选战,是否会再次质疑和否认选举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