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承德热点 > 文章内容

承德旅游_软银吃亏季度下降 吃亏65亿美元

日期:2019-11-09 浏览: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7日最新消息报道,2019年10月,软银集团(SoftBank)已准备了一套融资方案,以换取赞助这家共享办公空间草创企业缓解迫在眉睫的现金短缺危机。10月15日,众创空间公司WeWork发现了高浓度甲醛,宣布敞开美国和加拿大223个办公场所的约2300个公用电话亭。


承德旅游_软银吃亏季度下降 吃亏65亿美元

  WeWork建立于2010年,其主营业务是租赁写字楼进行从头装修,再将其分开转租给其他公司或个人。在WeWork建立之初,诺依曼就坚称,将WeWork定义为地产租赁公司太过狭隘。在他看来,WeWork会是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的社交网络,它的使命是改变世界。

  2017年,诺依曼与正期望在风投领域大干一场的孙正义初次见面。当时软银刚刚组建了千亿规模的愿景基金,在美国市场以“闪电战术”对Uber、Slack等几十家公司投下巨额赌注。“闪电战”指掉臂一切地扩张以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而没必要考虑盈利问题

  孙正义同诺依曼初次见面时只拿出了12分钟观光WeWork总部。12分钟后,他要赶去机场开始下一个行程,因此邀请诺依曼与他一同乘车前往机场。在车上,孙正义开出了一张44亿美元的支票给诺依曼,并讲述他,“要将WeWork扩张至原来目标的10倍。”他认为,WeWork会到达千亿美金市值。

  也正是在这次简短的会面中,孙正义说出了那句驰誉的话:

  “In a fight, being crazy is better than being smart”(在战斗中,猖獗比聪颖更正确。)

  在野心与成本的双重鞭策下,WeWork开启了猖獗扩张之路。

  6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软银社长孙正义介绍经营情况。孙正义6日在日本东京发表了软银在第二季度的经营吃亏约为64亿美元

  “我本人的投资判断有失误,正在反省。”当天,孙正义常见地用近两个小时时间召开财报会,开门见山反思在WeWork上浮现的投资失误。

  在刚刚过去的近两个月,软银投资的共享办公社区WeWork估值急速下坠,从递交招股书之前的470亿美元下跌至不够80亿美元。

  包含WeWork估值下降带来的4977亿日元(约46亿美元)巨额减计,致使软银浮现了创业以来规模最大的吃亏。2019财年二季度(7-9月),软银集团吃亏7044亿日元(约64亿美元),为软银集团14年来初次吃亏。

  孙正义用“一塌糊涂”来形容这次的业绩,他表示“就像台风过境一样,这是我创业以来从没有过的吃亏”。

  记者 | 周伊雪编辑 | 宋佳楠1

  绝地武士是星球大战世界中的光明武士团队,他们品德崇高、强于战斗,以从暗中势力中拯救人类、维持正义为己任。过去两年间,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的目标便是在创业者中寻找这样的绝地武士,以其掌握的千亿美金规模愿景基金,支持这些武士们改变世界。

  显然,WeWork公司联合开创人亚当·诺依曼已不再属于这个团体。

  在WeWork充斥波折的IPO之路上,软银集团免除诺依曼的首席执行官职位,而且花费近17亿美元以求切断诺依曼与公司的大部门联系(诺依曼持有超级投票权)。在与一些投资者就WeWork变乱沟通时,孙正义报歉说,他过于相信诺依曼了。

  WeWork无疑令软银集团和孙正义极为难堪。建立九年时间,软银已经向WeWork投资超出100亿美元,还不包含全面接管后要再投入90多亿美元,而此刻WeWork的估值已经从年初的470亿美元跌至80亿美元——在投资圈,这几乎成为一个笑话。

  但轻信诺依曼不够以评释软银在WeWork项目上的失败。在类似案例中,人们往往会存眷高傲自大、行为失当的企业开创人,却忽视了暗地里风险成本的力量,尤其是软银这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可以说,WeWork的成与败,一泰半是由软银和孙正义写就的。

  1

  WeWork建立于2010年,其主营业务是租赁写字楼进行从头装修,再将其分开转租给其他公司或个人。在WeWork建立之初,诺依曼就坚称,将WeWork定义为地产租赁公司太过狭隘。在他看来,WeWork会是世界上第一个实体的社交网络,它的使命是改变世界。

  2017年,诺依曼与正期望在风投领域大干一场的孙正义初次见面。当时软银刚刚组建了千亿规模的愿景基金,在美国市场以“闪电战术”对Uber、Slack等几十家公司投下巨额赌注。“闪电战”指掉臂一切地扩张以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而没必要考虑盈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