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承德热点 > 文章内容

申搏新网: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咬伤执法人员 如何定罪?

日期:2019-11-07 浏览:

成心传播艾滋病,如何定罪

阮齐林

黄晓亮

范庆东

门诊问题:

成心传播艾滋病波及哪些罪名?是否该增设“成心传播艾滋病罪”?

门诊专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传授 阮齐林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学传授 黄晓亮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范庆东

专家观点:

◇明知本人有严重性病而又进行卖淫、嫖娼等行为的,构成传播性病罪。传播性病罪的认定,以性交易为前提。

◇依照司法评释规定,成心传播致使别人污染艾滋病病毒,无论是否以金钱交易为前提,都以成心挫伤罪定罪奖励。

◇如果艾滋病毒携带者,在公众场合成心传播病病毒,造成不特定对象或大都人的心里恐慌,则也许构成以危险举措危害公共安详罪。

◇有意见指出,应在刑法中增设“成心传播艾滋病罪”,进而实现对成心传播艾滋病行为的有效制裁。不过,也有声音指出,现有尺度其实不缺位,空虚适用也能起到预防犯罪的积极成绩。

近日有媒体报道,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在执行工作中遭遇暴力抗法。两名执行工作人员先后被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咬伤、抓伤,在抗拒执法的过程中,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还不停高呼“我有艾滋病”,给当事各方带来了极大困扰。

如何定义成心传播艾滋病病毒的行为,记者注意到,非论在实务界还是刑法理论界,都颇受存眷。有意见指出,应在刑法中增设“成心传播艾滋病罪”,进而实现对成心传播艾滋病行为的有效制裁。不过,也有声音指出,现有尺度其实不缺位,空虚适用也能起到预防犯罪的积极成绩。

病毒携带者涉嫌成心挫伤被批捕

据媒体报道称,因为房产纠纷,南京市太源公司将宝龙公司告上雨花台区法院,并获得支持。本年5月,该案正式进入执行办法。6月17日,执行法官刘某与法警、布告员及太源公司的律师一行5人来到涉案房产处,向当事人了解情况。在执行过程中,律师倪某与在场的利害关系人宋某产生辩说,宋某挥拳殴打倪某。刘法官见此情景,立即与法警一起上前将宋某控制住。

事情在现在产生转折。宋某的儿子宋某某看到父亲被执行人员控制,抓起刘法官的胳膊就狠咬一口,导致他的皮肤当即破损流血。随即宋某某高喊本人是艾滋病患者,现场群众立即陷入混乱与恐慌中。

在随后的执法过程中,宋某某又抓伤了执行人员汪某,并向雨花台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喷口水,同时仍继续煽动亲友阻挠执行,直至最后被制服。经查,宋某某于3年前被诊断为HIV病毒携带者,并长时间蒙受相关治疗。

“这种咬伤正在执行公务的司法人员的行为,自己便是暴力进攻行为,涉嫌妨碍公务罪。”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传授阮齐林讲述记者,如果进攻者是艾滋病病毒的携带者,最终导致司法人员污染艾滋病病毒,其行为就对别人健康造成为了严重挫伤,也会构成成心挫伤罪。这便是成心挫伤罪和妨碍公务罪的想象竞合,根据刑法规定,最终会以成心挫伤罪从重奖励。

截至发稿时记者获悉,行为人宋某某因明知本人携带艾滋病病毒,成心咬伤、抓伤执行人员,涉嫌成心挫伤罪已被本地查察机关容许逮捕。

与此同时,被抓伤和咬伤的两名执行人员经病院检测,并未污染艾滋病病毒,但依照医嘱,须要在半年内进行复查。雨花台区法院工作人员表示,在执行公务中,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可能患者成心咬伤执法人员进行威胁的情况,尚属少见。

借由“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挫伤”的重伤定义,以成心挫伤罪对成心传播艾滋病病毒的行为进行赞誉,可以实现罪责刑的一致,这在制止水平上打点了刑事奖励的空黑。

现行刑法中,与传播艾滋病病毒相关的尺度,集中在传播性病罪这条罪名,依照这条罪行尺度,在金钱为前提的性交易中,如果当事人携带艾滋病病毒,则构成传播性病罪。连年来,这类案件呈现高发趋势。

名副其实地适用成心挫伤罪

2015年底以来,广西桂林男子蒋某成心隐瞒病情,多次与卖淫女蓝某产生性交易,且成心不采用任何安详法子。被抓获归案后,2017年本地法院以蒋某的行为侵犯了别人的身体健康和社会解决秩序为由,认定其行为构成传播性病罪,裁决蒋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奖励金8000元。

2018年5月,于某在明知本人患有艾滋病的情况下,仍在北京市向阳区某地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最终法院以传播性病罪判处于某有期徒刑一年,罚金5000元。

“明知本人有严重性病而又进行卖淫、嫖娼等行为的,构成传播性病罪,根据法律规定,要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可能管制,并奖励金。在医学的视角下,艾滋病被认定为一种严重性病是没有问题的。”阮齐林称,传播性病罪的认定,以性交易为前提。“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人采纳‘一夜情’可能交伴侣的方式,与别人产生性关系进而传播疾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导致别人感生病毒,构成对别人健康的严重挫伤,是可以根据成心挫伤罪从重奖励的。”他说。